Skip to main content
Union University

News Releases

5566的微信公众号 _那对卖烤红薯的老夫妇,是我永远的怀念

文/马付才

那对卖烤红薯的老夫妇,是我永远的怀念

那一年,所有的人都说我真是鬼迷心窍了,竟然喜欢上了街头一个游手好闲经常打架斗殴的男孩子。家里人对我劝了又劝,可我以为他们这是干涉我的恋爱自由,我想,为了纯洁的爱情,我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所有。

许多人开始看我的目光里有了一种不屑,也有的是一种惋惜,只有我看不到自己,为了所谓的爱情,我正在滑入一种危险的边缘。其实,这也不全怪我自己,那时候我是那样的年轻,年轻而涉世未深的一颗心是那样的单纯,以至于还不能识破一个善于伪装的人。那个男孩的品行是那样的恶劣,但他对我却是非常的好,因此每当有人规劝我,说那个男孩如何如何地坏时,我根本不相信他们所说的一切。

离我家不远的街口,有一个卖烤红薯的摊子,那对老夫妇烤的红薯又香又软,那个冬天,和那个男孩每次约会他送我回来,我总会到他们的摊前买他们的烤红薯吃。一次,我经过他们的摊子,他们叫住了我,说:姑娘每天送你的那个男孩是你的男朋友吧。我说:是呀,有什么事吗?他们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叹息地摇摇头,说:你可得把握好自己呀。我对这对老夫妇说的话感到奇怪,心想,我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吗?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对我的男朋友不满意,但别人的事又用得上他们操心吗?其实,那个男孩知道了我喜欢吃他们的烤红薯,每次送我回来,总让我在一边等着,他跑到那对老夫妇的摊子前,给我买一个烤红薯,后来我们便把约会归来吃烤红薯当做了保留节目。我想,那个男孩那么照顾他们的生意,他们又怎么不满意他呢?

那对卖烤红薯的老夫妇,是我永远的怀念

有一次那个男孩又送我回来,照例让我在一边等着,他去那对老夫妇那里买烤红薯。可是,这次不知为什么他们却争吵了起来,并且声音越来越大。我走过去,那对老夫妇拉着我,说:姑娘,我们都下岗了,挣这这俩钱也不容易,你就让他把每次买我们烤红薯的钱给我们吧。

我的头一下子就大了,怎么会是这样呢?每次他都让我远远地站在一边,看起来是对我那么关心,原来是他跑过去买烤红薯,一直都不给人家钱呀,连这样一对下岗的老夫妇他都是这样的无赖,看来,传闻到我耳朵中他的那些行经应该是真实的。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个男孩是那样的恼羞成怒,他恶狠狠地抓起那对老夫妇中的男子,咬牙切齿地说:老东西,你血口喷人,不想活了吧,这样玩我。那对老夫妇说:我们这样大年纪了,我会血口喷人,你说说你吃饭买东西是不是经常不给人家钱。

那个男孩真的气急败坏了,他抬起手就想要打人,我真的看出了他伪善无赖的本性,我大声呵斥他,说:住手,不准你打人。他看到我气愤的目光好像要喷出火来,把抬起的手又垂了下去,他凶残地说:好,今天我暂且不修理你们,但从明天起你这个摊子最好永远从这里消失,要不,你出一次摊子我派人就砸一次。

我心中不寒而栗。那可是一对老年的下岗夫妇呀,这个烤红薯的摊子,也许是他们全家赖以生存的生活之源呀,他都没有一丝同情怜悯之心。我大声地冲他说:我终于看清了你流氓的本性,咱们两个到此为止,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睛。

我就是个流氓,就你这个傻帽现在才知道!他冷笑地说完,转身离去了。

那对卖烤红薯的老夫妇,是我永远的怀念

第二天,我果然看到,那对老夫妇的烤红薯摊子刚出来不久,就被几个人过来给掀翻了,在寒风中,他们默默地收拾着被扔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那模样真是让人无比辛酸。我满怀惭愧地走过去,冲他们深深地弯腰鞠了一个躬,说:对不起。然后把一沓钱递给他们,我想,这也许够了我吃他们那么多的烤红薯钱了吧。谁想,那对老年夫妇说什么也不收我的钱,他们说:姑娘,决定和他分手了吧。我点点头。

他们高兴地搓着双手,说:那就好,那就好,我们也有一个女儿,岁数和你差不多的大,现在在外地读书,她和你一样地单纯,我怕她分辨不出好人坏人,一不小心交往了坏人做朋友,每次我们看到你,就不由想起了我们的女儿,你和她一样善良和单纯,所以,我们才决定给你一个认清那个男孩真面目的机会,其实,他每次买我们的烤红薯都给了钱,但是你和他不在一起的时候,他到饭店吃饭或到商店买东西,从来都是蛮横不付钱的,我们这么老了,也不怕得罪他,如果我们也像别人那样告诉你他的这些行为,你也许一样的烦一样地不相信我们。

我不由得泪流满面了。为自己无知的单纯,为那对老夫妇的善良。但每次再路过他们曾经烤红薯的摊子时,已再也不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了。


Media contact: Tim Ellsworth, news@uu.edu, 731-661-5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