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Union University

News Releases

av爱鲁 _大败太平军残部的席宝田,死后留下巨额宝藏,至今无人找到!

席宝田(1829—1889) 清末湘军将领。字研芗。湖南东安人。以诸生从军,转战湖南,败石达开,解宝庆围,同治间擒洪仁玕、洪天贵福,六年入贵州镇压苗、教起义,用兵五年,克台拱,擒张秀眉,累功官至布政使,赠太子少保。

大败太平军残部的席宝田,死后留下巨额宝藏,至今无人找到!

席宝田

1864年6月(同治三年四月),洪秀全病逝于天京城中,其子洪天贵福继承其位,是为幼天王。此时的天京城被湘军围困半年之久,已经是破城在即。7月19日,湘军曾国荃部轰塌天京城墙冲入城中,天京陷落。幼天王洪天贵福在李秀成等的护送下逃出天京,被干王洪仁轩迎入广德。随后又汇合堵王黄文金等太平军余部,意图往江西会合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等部入湖北,再合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等部据荆州、襄阳以图中原。但正应了那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江西石城,他们将遇到一支湘军劲旅,并兵败身死。这个被世人遗忘的湘军勇将,正是太子少保、被清廷誉为”中兴功臣“的席宝田。

大败太平军残部的席宝田,死后留下巨额宝藏,至今无人找到!

1859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由广西攻永州,围宝庆(邵阳),席宝田随刘长佑从永州西面阻击太平军,后连战于武冈、新宁、宝庆等地,败之,并追赶太平军直至广西,攻占柳州,获胜后以功升知府。但与曾国荃、鲍超、李续宾等湘军嫡系不同的是,席宝田虽然能打仗,却在湘军中并不怎么受到重用。1860年,席宝田奉湖南巡抚骆秉章命募千人,号精毅营,不久赴郴州、桂阳等地,阻击广东天地会起义军(立了战功反而被打发到了边缘战场)。从此后,席宝田更是远离了湘军与太平军作战的主要战场。

大败太平军残部的席宝田,死后留下巨额宝藏,至今无人找到!

同治元年(1862年),石达开率太平军复由广西入湘,攻取会同及湖北来凤,围攻黔阳。席宝田率部抗击,败之,克来凤,解黔阳之围。之后的两年中,席宝田率部与太平军将领黄文金连战湖口、洋塘、石门、青山桥等地,败之。阻击太平军侍王李世贤部于白沙关,并夺取枧桥要隘,攻占金溪。之后因救援不力由副将又降成了知府,正当席宝田以为自己的前程已经无望时,机会来了。1864年7月,太平天国天京失陷,幼天王洪天贵福和干王洪仁玕等突围至广德,经皖南入江西,席宝田即率军截击太平军。此时的太平军余部虽然有众数万人,但之前一直被清军追击,堵王黄文金病死,军备不整,士气大泄,其战斗力可想而知。

大败太平军残部的席宝田,死后留下巨额宝藏,至今无人找到!

1864年10月,以逸待劳的席宝田率部在石城一役大败太平军,这支太平军余部也全军覆没。席宝田俘获太平天国干王洪仁轩、恤王洪仁政、昭王黄文英及幼天王洪天贵福。十一月末,洪仁玕等与幼天王洪天贵福在南昌被清廷下令凌迟处死。席宝田因“军功"官至布政使,赏穿黄马褂,世袭骑都尉兼一云骑尉。之后席宝田又率部赴贵州镇压当地农民起义,杀起义军首领张秀眉。后称病退职,于光绪十五年(1889年)病死,时年六十岁。清廷诰授光禄大夫、追赠太子少保,紫光阁绘像,誉之为“中兴功臣”。

席宝田在镇压太平军和苗民起义中,很多抢掠金钱,很快成为巨富。民间还撒播着“席宝田银子打匪徒”的故事。说席宝田打下贵州翁谷洞后得了许多金银财宝,用船运回家园。船到冷水滩被一伙匪徒抢劫。

席宝田说:“你们为什么不必银锭去打呀?”一锭锭的银子打出去,匪徒只管抢银子,警卫趁机把金银财宝运走了。后告病回乡,在家园广置田产,修建庄园。塘田市对河的庄园便是在这时分缔造的,它坐落原武岗州塘田市的福星村与竹源村交界处,其工程布局和修建工艺堪称其时一绝,规划的庞大在县内亦前所未有。

大败太平军残部的席宝田,死后留下巨额宝藏,至今无人找到!

席宝田活了61岁,死于塘田市别墅,爷爷奶奶讲过,传说席宝田出葬时,席氏家族为了不让外人知道他的真身葬在何处,共组织了48套棺木往48处出葬,其间葬在家园黄亭市沙冲岭的这处,其实是假坟——他的真坟,在塘田市芙蓉峰下夫夷河的一个深潭里。80年代初期,墓边还存有一块约1人高的石碑,但后来也不见了,据说是盗墓的人砸烂了。

据悉,沙冲岭席氏坟地地点,当地叫木鱼山,而木鱼山有一个比较奇特的地方——全山没有什么显着可见的石头,但在前方稍偏南的山脚,却有一块约5米长根本水平的页岩巨石,而且巨石下刚好有一层高约1.5米、深约2米的页岩凹槽,看起来就像一条巨兽的嘴巴。

大败太平军残部的席宝田,死后留下巨额宝藏,至今无人找到!

破四旧期间,席宝田幕被几个石匠,把坟墓前石矿撬开,在坚硬的表层下现出黄土。他们掏开了黄土,放上几十斤炸药“轰”的一声把坟盖掀开了,显露棺材的顶部和脚头,棺盖怎样也启不开。于是他们就用大铁锤砸开棺材的脚围,显露尸身的双脚,用绳子系住双脚,把尸身拖了出来。

尸身保存完好,呈黑黄色,肌肉还有弹性,内穿五层绢衣,外套官服和黄马褂,头戴大圆帽,帽上有顶子托一片羽翎,项上系着赤色朝珠,腰上拴着紫色缎带,手捧朝牌,脚穿牛皮大靴。棺材内有宝剑一把,水烟袋一个,眼镜一副。

其时来看热烈的摩肩接踵,都想一睹历史人物的风貌。四五天,下了一场大雨,尸身被雨水渗透,很快就腐烂了。据说席宝田的衣冠和随葬品都上交到县里有关部门。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一个下午,四个青年(伍家桥人)当夜,席宝田的坟墓被他们搜索了一遍。第二天,没有挖出来的楠木棺材被他们翻了个底朝天,墓穴底部还存留了四块暗碑,刻着“席宝田之墓”。又过了几年,大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席宝田的坟墓又莅临一次盗墓贼。他们深夜而至,挖倒坟头上的石碑,现出一个墓室,青砖砌成,五尺见方,其间可能放有若干金银财宝,可是,当我们发现这个墓室时,已空空如也,徒有四壁。

六十年一甲子,风水轮流转。当年那宏伟的坟墓、奢华的庄园尽毁,还有巨额财富有几人知道呢?


Media contact: Tim Ellsworth, news@uu.edu, 731-661-5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