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Union University

News Releases

上原加绘罗图片人体 _虽处乱世,却有尧舜之风,虽为异族,却以儒治国。魏晋南北第一帝

独特分析视角,不一样的历史解读。欢迎来到圆桌历史

在《孟子·梁惠王上》中,有一句儒家思想治国的精髓:仁者无敌。这句话代表了儒学思想对古代帝王的终极要求。在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一共出现了400多位皇帝,虽然有些是比较贤明的帝王,但是真正能够认真践行“仁者无敌”的却少之又少。本篇作者将跟大家分享一位,个人认为的历史上努力践行“仁者无敌”思想的君主——前秦苻坚。

在后世众多的对苻坚的评价中,作者比较认同柏杨先生的观点:

在中国数千年历史上,有资格称得上大帝的不过五人,他们是秦始皇、汉武帝、前秦王苻坚、唐太宗李世民和康熙。

那么,苻坚是凭借什么功绩能够与另外四位大帝相提并论呢?

从历史记载中来看,作者认为,苻坚的志向是建立一个强如大汉王朝一般的帝国,他的偶像也正是东西两汉杰出的帝王,其中尤以汉文帝、汉武帝、光武帝为最,这一点在史书记载中有迹可循。比如,在建元十四年,大宛国进献千里马给苻坚,苻坚效仿汉文帝“退还千里马”故事,也是进贡的马匹退还,以示“无欲也”。其次苻坚在前秦的治理过程中,采取的轻徭薄赋、以孝治国、任人唯贤、崇儒立学、以民为本、压制宗戚等措施,是典型的儒家治国方略,也是东西两汉的治国策略的延续。


十六国与南北朝时期,苻坚的治国策略要比以正统自居的东晋等南朝政权更加汉化。虽然苻坚最终败于淝水,没有统一华夏,在国家领土面积上也没有达到秦皇汉武的伟业,但是他的治国思路与实施政策完全称得上是大帝的水准。

魏晋南北朝,尤其是五胡乱华这部分,对底层百姓来说是一段惨绝人寰的历史。这个时代的帝王不是残酷好杀,就是敛财无度。前秦的第二任皇帝苻生就是一个残暴好杀、荒淫无度的君主。作为前秦的第三任帝王,苻坚的出淤泥而不染,更是难能可贵。虽然前秦帝国亡于苻坚之手,但是苻坚在位期间,对国家治理的方式,以及对待人民的态度是无可指摘的。毫不夸张的说,苻坚就是两晋南北朝时期的第一帝。下面作者通过具体的分析,以飨读者。

虽处乱世,却有尧舜之风,虽为异族,却以儒治国。魏晋南北第一帝

孟子见梁惠王插图

爱民如子

  • 轻徭薄赋

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衡量一个帝王是否优秀的标准,最重要的考量就是百姓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苻坚虽然出自五胡之一的氐族,在当时属于异族,但却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他在民生方面所推行的政策,完全符合“轻徭薄赋”的儒家治国思路。前秦永兴元年,苻坚就减免了龙门至长安之间的百姓一半的田租。建元十三年,前秦收复凉州之后,为了与民休息,苻坚又减免凉州一年的田租。需要注意的是,在十六国时期,绝大部分的统治者在占领一个地方后,首先做的都是搜刮当地百姓,并将当地的人口迁移到自己政权的首都,如苻坚一样安抚并给予当地百姓实惠的少之又少。

苻坚在徭役方便的政策,也值得称道。建元十三年,关中大旱,苻坚下令修筑水渠,解决水旱灾害的问题。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征调当地的百姓,进行水渠的修筑,但是苻坚却征发了属于豪强富户的奴隶来修建。虽然都属于压榨底层的劳动人民,但是苻坚这种征调方式,在当时损害的却是豪强富户的利益,同时让普通的百姓得到休养,确保农业生产可以正常的进行。

最后我们在看兵役的情况。在前秦最大的战役——淝水之战前,苻坚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征兵。根据记载,苻坚征兵的比例是“十丁取其一”。而在十六国时期,这种级别的战役前,大多数统治者征兵的比例都是“五丁取三”或者“四丁取二”,有的甚至会将一个家庭的男丁(16-60岁)全部征用。除了降低普通百姓的征兵比例之外,苻坚还鼓励世家豪族的子弟入伍参军。这两方便的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普通百姓的生活压力,也可以让农业生产顺利进行。


以孝之国,关爱鳏寡

  • 关爱鳏寡

以孝治国是儒家治国理论中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在科举制度没有实施之前,官员的选拔是采用的的孝廉制度。在孝廉制度中,最重要的考量因素就是一个人的孝道,俗称“举孝廉”。苻坚作为儒学文化的忠实拥趸,自然也将孝廉文化风味圭臬。孝道的第一要素自然就是对老人的照顾与帮助。

根据作者统计,在《晋书》、《太平御览》等文献中,记载了四次苻坚对鳏寡老人大规模帮扶的记录,分别是在永兴元年、永兴二年、甘露元年、建兴十三年。我们挑选其中一次,以供参考。在《晋书·载记苻坚》中记载:

永兴元年.........鳏寡孤独高年不自存者,赐谷帛有差

在记载中,提到最多的就是:对没有子女且没有收入来源的老人,前秦政权给予他们食物与衣服。在整个两晋南北朝时期的所有记载中,苻坚敬老的政策是做的最好的,也是记载最多的。作为一个少数民族政权,苻坚在敬老方面的政策,远远超过了以正统自居的东西两晋以及南朝各政权。

除了给予鳏寡老人资助之外,苻坚当政时期,对不孝子孙的惩罚也是最严重的。

  • 重罚不孝子孙

在《太平御览》六百四十五章中,连续有两个案件,可以说明苻坚对不孝之人的惩罚是多么的严厉。其中一个案件为:

时有司奏人有盗其母之钱而逃者,请投之四裔。太后闻而怒曰:“三千之罪莫大于(之)〔不〕孝,当弃之市朝,奈何投之方外乎?方外岂有无父母之乡乎?”于是轘而杀之。

这个案件其实很简单:有人偷了他母亲的钱,然后跑了。正常来说,也就是个偷盗之罪,肯定罪不致死,所以一开始的判罚是流放。不过这件事让前秦的苟太后得知了,苟太后的观点很直接,她认为天下之人都有父母,不孝之人天理难容,所以直接判罚了古代酷刑之一的车裂之刑。从这个案件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个信息,那就是苻坚政权推行孝道的决心。

  • 重用孝悌之人

除了重罚不孝之人外,苻坚还多次重用孝悌之人。在《晋书》与《太平御览》中也多次记载了苻坚提拔“孝悌力田者”,将“孝悌”作为考量人才的一个重要的标准。

综合多方面来看,在苻坚的治国方略中,重视孝文化、以孝治国都是极其重要的一个部分。在以孝治国这方面,苻坚完全践行了东西两汉的儒家治国路线。

尊儒学,立学校

自永嘉之乱后,整个中原就陷入了混战之中,前赵、后赵、前燕等政权无一不是以开疆拓土、搜刮百姓为目的,学校几乎被彻底摧毁,立学也被中断,儒学大师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被称为中原正统的东晋则是被世家大族所垄断,重要的官吏与职务都是从世家豪门中选择,学问反倒是次要的,这一阶段儒学的状态被形容为:

儒生罕有或存,坟籍灭而莫纪,经纶学废,奄若秦皇。

状态犹如秦始皇焚书坑儒时一样。唯独苻坚掌权的前秦,在这混沌的时刻,仍然重视立学,重用大儒,大力推广学校的建设,并且提拔通晓五经的学生。根据《晋书》、《太平御览》记载,苻坚在位期间,分别于永兴元年、甘露三年、甘露四年、建元元年、建元七年、建元八年等六年中,多次提及尊崇周孔之学、广修学府,并且苻坚多次亲临太学、提拔优学者。尤其是在甘露四年,苻坚在一月之内三次亲临太学,以表明重振儒学的决心。

在提倡儒学的同时,尤其可贵的是,提拔优学的寒门子弟为官。众所周知,两晋南北朝时期,是世家大族最为鼎盛的时代,尤其是南朝,官员的选拔第一考量的是出身,其次才是才能。单凭苻坚能够以才能取仕,就远远超过了以正统自居的东晋及南朝政权。

除了提倡儒学之外,苻坚还在建元十六年开设了讲武堂,专门培养军事人才。这种超前的人才培养思路远远超过了同期的帝王。

苻坚在立学这方面的作为,也是深得西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真传。


任人唯贤,压制宗亲,恢复监察

  • 任人唯贤,不拘一格

门阀政治在两晋南北朝达到顶峰,尤其是南朝。在这看重门阀、重视血缘关系的氛围之中,只有苻坚一人还在坚持着任人唯贤的原则。在辅佐苻坚的著名将领中不乏多名寒门出身的优秀名将。其中最为知名的便是王猛。苻坚将王猛比喻成自己的孔明,而王猛也没有辜负所望,他对前秦的治理井井有条,战略明确。除了王猛之外,前秦的名将还有邓羌、毛当、张蚝也都是出自寒门,其中的邓羌、张蚝被后世之人比作“一时关张”,两人获得了“万人敌”的美誉。

除了苻坚自己发掘的名臣武将之外,他对投靠的敌人也非常的宽容,其中对姚弋仲的追随者权翼、仇池的王族杨安,都极其重用。更不用说对整个前燕的慕容家族都恩宠有加了。

  • 压制宗亲

限制氐族豪门对前秦政治的干预,也是苻坚政权的一大特色。当然,这种做法的最终目的是“尊王权”。这招是王猛教给他的,也是王猛配合苻坚完成的。在压制宗亲的过程中,苻坚与王猛杀了两个“特进”,以儆效尤。特进这个官职是仅次于三公的职务。苻坚把一些同族的功勋授予特进职务,只享受俸禄,而没有实权,用于安定宗亲。

在王猛的配合下,特进樊世、强德被杀,强德还是强太后的弟弟。通过杀鸡给猴看的策略,达到了“尊皇权”的目的。所以苻坚才会感叹:

吾今始知天下之有法也,天子之为尊也。
  • 监察制度

在整个两晋南北朝时期,绝大部分国家处于极度奢华腐败的氛围,著名的石崇与王恺斗富就发生在西晋时期。官吏们不以民生为念,而是大肆敛财。到了东晋之后的南朝,贪腐腐败更甚。当权的帝王不仅不加以制止,更甚者反而同流合污。

苻坚则是在前秦恢复了汉朝的监察制度,对官吏实行考核。根据《晋书》记载,苻坚在甘露元年十一月,就开始派遣巡查官员考核各地方官的政绩,记录地方官执政的得失,同时记录当地优秀的人才。主要考察内容如下:

  • 地方官是否照顾了鳏寡老人
  • 地方官是否有冤假错案
  • 地方官是否注重农业生产
  • 地方官是否扫黑除恶
  • 记录热爱学习的子弟
  • 记录孝悌的子弟
  • 记录忠义的子弟
  • 记录努力耕种的百姓

苻坚会根据巡查官员的记录,决定地方官员的奖惩,同时对“笃学至孝、义烈力田”的百姓予以提拔或奖励。在这个黑暗的历史时期,唯独苻坚能够延续两汉的监察制度,令人敬佩。


宽容大度,性情中人

在后世诸多的评价中,虽然各历史学者对苻坚的褒贬不一,但是有一点都能达成共识,那就是苻坚宽阔的胸襟。作者认为苻坚的性格不仅是宽容大度,他还是一个性情中人。本段,我们就从苻坚对待收服将领的态度,来说明苻坚的这两点性格。

  • 厚待前燕的慕容家族。

世人大多只知慕容垂投靠苻坚,然后苻坚败北淝水之战后慕容垂反叛。其实,苻坚不仅仅是厚待了投靠的慕容垂,在前秦灭亡前燕之后,苻坚收留并重用了整个慕容家族的人。其中慕容垂官居京兆尹,相当于当时前秦首都的市长,在攻打襄阳的时候,慕容垂还高居司马一职,苻坚对慕容垂可谓是信任备至。

除了慕容垂之外,前燕的亡国之君慕容暐也高居尚书的职务。慕容暐的弟弟,前燕的大司马慕容冲投降苻坚后,被苻坚任用为平阳太守。慕容暐的另一个弟弟慕容泓被任职为北地长史。前燕的慕容家族中所有的中坚力量都被苻坚保存了下来,而且都得到重用。这是何等的胸襟。可能有些人会说,这是苻坚故作姿态,但是事实说明,并非如此。

在苻坚败于淝水之战后,慕容垂、慕容冲、慕容泓都起兵反抗,当时的慕容暐与慕容家族的宗室还留在长安,所以慕容泓派遣使者,希望苻坚能够将慕容暐以及其他的宗室人员还给他。苻坚就召见了慕容暐,并说了一句痛心疾首的话:

卿欲去者,朕当相资。卿之宗族,可谓人面兽心,殆不可以国士期也

苻坚的意思就是,如果慕容暐你想走就走吧,不过慕容家族各个都是人面兽心,不配享受国士的待遇。慕容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这是苻坚以退为进之计,所以没敢走。苻坚竟然也没杀了他,仍让慕容暐官居原位。

如果苻坚不是真心的对待慕容家族,在慕容垂们反叛的时候就有足够的理由杀了滞留在长安的慕容暐与慕容的宗室了,结果是苻坚不仅没有杀,反而让慕容暐自己选择去留,这足以说明苻坚的宽容不是做作。

不过慕容暐没有辱没“人面兽心”的评价,苻坚放了他一马,他反而意欲设计杀苻坚,被苻坚察觉之后,这才下定决心杀了慕容暐。

另一个可以说明苻坚是性情中人的例子,就是他对慕容冲的态度。慕容冲反叛苻坚之后,后来进攻到了长安。在这两军即将交战的关键时刻,苻坚竟然还送了一件慕容冲之前穿过的袍子给他,以诉相思之情(慕容冲之前做过苻坚的男宠)。可见即使慕容家族反叛了苻坚,在苻坚的心目中,对慕容家族还是有很深的感情。

  • 重用其他收服或投靠的将领

除了宽待慕容一族之外,苻坚对其他投靠或收服的将领也是一概重用。上文中提到的的名将张蚝就是苻坚收留的叛将之一。在襄阳之战中,俘虏的东晋襄阳守将朱序,也被苻坚委任为度支尚书,相当于财政部长。羌族的首领姚苌也深得苻坚赏识,被任用为步兵校尉。叛将李俨在归顺之后被封为归安侯,叛将彭越归顺之后高居凉州刺史、平西将军之职。苻坚真正做到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境界。

苻坚的宽容大度成就了他,不过最终也害了他。淝水之战后,整个慕容家族揭竿而起,完全拖垮了前秦的军力部署,让苻坚焦头烂额,疲惫不已。而苻坚最终也被他所赏识的姚苌活活勒死。


苻坚的功业与错误

  • 开疆拓土

苻坚执政时期,前秦消灭了前燕、仇池、代国、前凉等政权,在北方实现了大一统。除了北方之外,后期的前秦又将东晋的梁州、益州、襄阳、淮北等地收复,逐步逼近了东晋的长江防线。

纵观历史记载,可以推断出,苻坚最终的目的是想统一华夏,达到秦皇汉武式的伟业,不然他也不会力排众议,如此决绝的南伐东晋,以至于发生淝水之败。

除了征服北方之外,苻坚还效仿汉朝故事,派遣了吕光出师西域诸国,重新设立西域都护府,将西域版图纳入中华政权之中。唯独遗憾的是没有征服东晋,达成大一统的夙愿。

虽处乱世,却有尧舜之风,虽为异族,却以儒治国。魏晋南北第一帝

357年苻坚继位时的前秦领土

虽处乱世,却有尧舜之风,虽为异族,却以儒治国。魏晋南北第一帝

376年前秦鼎盛时期的领土

  • 消除夷汉之分

虽然少数民族的的汉化进程,在北魏孝文帝时期达到顶峰,不过苻坚当政时,就已经有了汉夷一统的思想。这一点,在苻坚对待慕容一族的态度中,可以得到佐证。

苻坚对慕容家族的收留与重用,得到了众多大臣的反对。丞相王猛还专门设计过著名的“金刀计”,金刀计策堪称完美,奈何苻坚对慕容垂太过优待,竟然对慕容垂没有任何处罚。除了王猛之外,苻坚最信任的宗室苻融、太子苻丕、秘书监朱彤也曾多次进谏,要求杀了慕容一族以绝后患,最后都被苻坚拒绝。后来太史令张猛,以天象异常,慕容氏将反叛为由,进谏杀了慕容氏一族,竟然也被苻坚回绝。

从苻坚回绝的理由中,就可以看到苻坚意欲消除夷汉之分的愿望。

今四海事旷,兆庶未宁,黎元应抚,夷狄应和,方将混六合以一家,同有形于赤子,汝其息之,勿怀耿介。夫天道助顺,修德则禳灾。苟求诸己,何惧外患焉。

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首先苻坚的理想时天下一统,汉夷一家。那么至少要先做到少数民族一家亲。其次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理想主义的苻坚,所谓的“天道助顺,修德则禳灾。苟求诸己,何惧外患焉”,正是儒家文化中,以德服人、仁义治国思想的践行。

  • 苻坚的错误

在分析前秦灭亡原因的讨论中,主要分为两派。一派认为苻坚纵容慕容家族,最终养虎为患,终被反噬;一派认为苻坚不应该大举伐晋,结果造成淝水的溃败,以至国破家亡。

作者的观点是苻坚最大的错误,在于过度信任叛将,并赋予重要的职务。在淝水一战中,苻坚失败的主要原因不是慕容氏,而是另一个投靠苻坚的将领——朱序。上文中我们提到过,朱序是东晋襄阳的守将,在前秦攻取襄阳的时候,朱序作为守将,整整坚持了一年的时间,最后朱序的母亲都率领婢女上战场了,可见朱序一家对东晋的忠诚。

虽处乱世,却有尧舜之风,虽为异族,却以儒治国。魏晋南北第一帝

前秦淝水之战的兵力部署

而苻坚却用人不察,他竟然让这么一位忠于东晋的人做了前秦的度支尚书,在淝水之战中,还让朱序做说客,朱序自然将前秦兵力的部署情况,一股脑的告诉了谢玄等人,谢玄根据这些情报才进行了针对性的部署。而且淝水之战中,朱序作为东晋的内应,在前秦后退之时大喊“秦军败了”,扰乱军心,造成混乱,这才让前秦军队尚未参战就落荒而逃。然后才有了后续慕容氏与姚苌的叛变。

所以苻坚错在用人不察,用人不明,对所有的降将都重用,而不做区分。

在淝水之战前,苻坚有一个动作也可以证明他消除夷汉之分、宽容大度的决心与性格。在《十六国春秋辑补·前秦录六》中记载:
期克捷之日,以司马昌明为尚书左仆射,谢安为吏部尚书,桓冲为侍郎。势还不远,可并为起第以待之。

苻坚在淝水之战前,已经把东晋将相的官职已经安排好了。司马昌明是东晋的孝武帝,谢安、桓冲为东晋大臣。除了安排官职之外,还给他们建好了宅邸。作者分析,苻坚这个动作不是作秀,而是发自内的希望东晋可以归顺,从苻坚对待前燕慕容家族的态度中可以得知。


结语

虽然前秦立国时间只有短短的四十四年,苻坚在位时间也仅有28年,前秦在疆土方面最盛时期也只占据了长江淮河以北地区,没有统一华夏,但是却丝毫不影响苻坚大帝的历史地位。在魏晋南北朝这个最为黑暗的历史时期,苻坚推行的尊儒学、立学校,任人唯贤、考核官员,以孝之国、关爱鳏寡,出使西域,消除夷汉之分等措施延续了两汉的治国传统。苻坚绝对可以被认定为魏晋南北朝第一帝。


轶事

对于苻坚来说,还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值得注意。苻坚的臣僚之中,一共出现了六位开国之君!这一盛况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六位开国之君分别如下:

虽处乱世,却有尧舜之风,虽为异族,却以儒治国。魏晋南北第一帝

当然,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前秦灭亡之后,整个北方又重新陷入到混战之中,给了众多野心家青史留名的机会。另外也可以说明苻坚具有识人的眼光,能够聚集如此之多的具备开国之君才能的人才。可惜的是他们并非都心甘情愿的为苻坚所用。

以上就是本期的圆桌历史,欢迎大家关注、评论、转发,也可发表不同观点。谢谢。

虽处乱世,却有尧舜之风,虽为异族,却以儒治国。魏晋南北第一帝

《苻堅と王猛:不世出の名君と臥竜の軍師》封面


Media contact: Tim Ellsworth, news@uu.edu, 731-661-5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