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Union University

News Releases

777米奇影院百度百度 _传闻逸事·生死镖

无意接镖

明末年间世道纷乱,替人保镖送货的镖局生意大好,其中又以四方镖局最为出名,因为四方镖局里有个白四方,他是镖局的顶台柱,在他手上从没有失过一趟镖,加上他为人仗义,四方镖局的名声很快就响起来了。

这天,镖局里来了一位特殊的顾客:前任知府周大人居然亲自前来托镖!

一般托镖的,多是普通富裕人家,当官的大爷有权有势,打家劫舍的不会轻易与官府过不去,都是撒撒手当做看不见。

周大人进镖局后使个眼色,示意跟来的家丁退下,白四方会意:对方有要事相告了!于是也叫手下散去,周大人这才低声讲出缘由:他想请四方镖局走一趟镖。

白四方听了周大人要托镖的物件,不由皱皱眉,拒绝说:“这不合规矩!这趟镖您还是另请高明吧!”说着大手一挥,正想叫“送客”,周大人看准时机,“啪”的把一个牛皮信封硬塞进白四方手里,深深一拜,说:“请先生就当是为了天下苍生吧!”说完,拔出匕首就朝心窝捅去!

本来以白四方的身手,要躲开牛皮信封、夺掉匕首是不在话下的,只因为周大人好歹是前任知府,不好太下他的面子,再者被周大人说的话分了神,他自尽又是拼尽全力的,又快又狠,因此一下子没拦住,周大人就一命呜呼了。

这么一来,周大人的镖就成了“生死镖”!

原来镖局一个规矩,只要手里接过了托镖人的东西,托镖人又就地自尽,那镖局就无论如何也要办好事情,保住这一趟镖。不然的话,不仅镖局老大要偿还性命,镖局也不能再办下去。一趟镖就已经赌上生死,故称为生死镖。

白四方掂掂手中的信封,无奈地摇摇头。看来,这趟镖是不得不接了!

初次交锋

第二天,白四方挑出了镖局里最精壮的武师,远远打出旗帜:左边“四方镖局”苍劲有力,右边“生死镖”浑厚深沉。这个气势明摆着:我们这趟镖是要拼命啦!这也是在警告绿林好汉别打这趟镖的主意。

不知不觉,镖队已经来到黑风岭的势力范围。说起这黑风岭也是大有来头的,寨主周铁胆艺高人胆大,不仅洗劫来往镖队,前段日子还把朝庭的税银都抢去了!朝廷派了两千士兵前来围剿,周铁胆却带着喽罗逃进深山,时不时出来暗杀几个士兵。一算,白白送命的士兵也有上百。

镖队行进到山路的一个转弯处,一个农夫打扮的汉子骑着毛驴就要抢在镖队前头转弯。“慢着!”白四方吆喝一声,几下雀跃就把在前面几十丈远的汉子扯了下来,冷冷道:“好一位驴夫啊!奔得这么快,要去报信做埋伏吗?”那汉子跟着镖队有大半天了,正欢喜没人察觉,哪料被白四方一语道破,惊得脸色苍白,不敢应答。

“回去告诉你们周寨主,还是别打这趟镖的主意了,看看,是生死镖!滚吧!”白四方说完,双手一用力,把汉子向空中扔去。这一下动了真功夫,那汉子就算不断条腿,也是要废一只手了。

这时,只见远处飞来一条黑影,跳跃几下,轻轻托住汉子,平稳着地。众镖师这才看清楚,那人顶多也就三十出头,一副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模样。

白四方微微一笑,朗声道:“兄弟可是周铁胆周寨主?好俊的功夫!”

“废话!既然知道是我的地盘,还敢伤我的弟兄?”周铁胆一句话气得在场十几位老镖师牙关咬紧。白四方远远看去,周铁胆身后的人数和己方差不多,不知道还有无后援,万一打起来,不知多少兄弟的性命要丢在这里!他略微沉思,道:“那好极了!周寨主这么爱护兄弟,必定不愿有人流血,那双方都别动手!就我们俩来过过招,周寨主赢了,这镖自然双手奉上,要是……”

“要是输了我就是乌龟王八蛋!”周铁胆果然浑身是胆,见面三句不到,也不等白四方讲完,挥舞一轮铁锤就奋身杀来。

“好!”白四方也不含糊,提起胡刀招呼着。你砍我踢,两人就这么动起手来。

白四方的招数熟练深沉,周铁胆则刚猛迅疾,可谓平分秋色。两人从中午战到半夜,又从半夜打到中午,一天一夜都没停歇。

白四方毕竟年纪大了,渐渐有些吃不住,动作也迟缓起来。周铁胆看准时机,使出生平绝技一击!“哐啷”一声,白四方胡刀脱手!

“白四方,果然厉害!”周铁胆得意洋洋道,“还没有人和我交手那么久呢!哈哈,这镖我是吃定了!”

“等等!”只见白四方脸色苍白,缓缓说:“今天我身体不适,十五天后,再来领教!到时你未必能赢我!”

周铁胆讥笑道:“那刚才定的规矩岂不是……”

白四方听了,默不作声,捡起地上的胡刀,“咔嚓”一声,把自己的一条右臂直削下来!众人不禁哗然。

“哈哈!有意思!弟兄们,把镖队财物全部搬走,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动!”

周铁胆心里是这样寻思的:白四方没了一条手臂,根本不是自己对手,十五天后,定要他心服口服!

转眼之间,十五天之期已到。四方镖局的镖师纷纷担心起来,白四方右臂的伤势还没完全康复呢。可白四方却反复嘱咐,说自己已有全盘计划,要大家不可轻举妄动。

果然,两人一比划,左手用刀的白四方处处避让,只守不攻,直被周铁胆打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个下午过去,白四方的左手挨了铁锤重重一击,胡刀也断成了两半!

白四方气得直打哆嗦,抓起断刀递给周铁胆,道:“再给十五天!”

“好!”周铁胆意气风发,手起刀落,把白四方的左臂也劈了下来。这下变故,不止震惊了四方镖局上下,连黑风岭的人也简直不敢相信!两只手都没了,还比什么?

白四方咬住牙关,缓缓吐气,才没昏厥过去,他低声道:“下回我们只比拳脚!”

“这个当然,哈哈哈……”

镖师们这才恍然大悟:莫非白四方说的全盘计划就是牺牲他自己?有了这两次断手的痛苦,就算输了,四方镖局还不至于叫人看扁!

折躯求胜

约定的日子说到就到,镖局上下暗暗打定主意,今天是最后一战了!只要白四方一输,就算豁出命来,大家也要奋战到底!

两人一交手,白四方便一味后退。周铁胆见此情景,干脆不躲不让,一下就冲上前来,白四方看准时机,跟着上前一脚。听声辩劲,周铁胆知道这脚非比寻常,待要后退躲避,自己向前的冲劲还没消!情急之下,他向白四方肩头越去,顺势反手一掠,想按住白四方的双肩,把他摔倒。哪知道白四方肩头空荡荡的,毫不受力!周铁胆大呼上当,趁此机会,白四方毫不含糊,转身就是一脚。

“啊!”只见周铁胆直直地向后飞去,跌跌撞撞几下,硬是没爬起来,他直直地看着白四方,一句话也说不出。

白四方长叹一口气,缓缓走近,问:“你是不服气输在我手上?”

周铁胆重伤之下,一时说不出话来,只眨眨眼睛,作为回答。

白四方叹道:“我出的招数,是早年在一本典籍中看到的,那是一位断了双臂的武林奇人自创的,这一招,只有抓住对手双肩才可破解,但对手既然双臂齐断,自然无处下手。这招可谓是武学中的必胜之招,但又有谁肯为了这胜利,自断双臂呢?”

原来,第一次交战,白四方已看出周铁胆功力很高,自己并无把握制服他,才想出这么一个苦肉计,折断自己双臂,以便使出必胜的招数,将他一举制服。

见大事已成,白四方不禁仰天长啸一声,随后吩咐手下:“把周铁胆押进囚车,解送京城!”

“不!这不合规矩!”周铁胆喷出一口鲜血,愤愤骂道,“我和你有什么大仇,居然设计来抓捕我?”

“我和你倒没有什么,只是不久前你劫去朝廷税银,害得你父亲周大人身败名裂!好端端的一个官宦子弟,为何洗劫商队、洗劫官府,就连穷苦百姓也不放过?”白四方声色俱厉地责备道。

周铁胆还想狡辩,白四方示意手下展开牛皮信封,正是周大人的亲笔密信。原来,周铁胆自幼聪慧,只是心高气傲,为了磨练他,周大人专程送他去学艺,哪知周铁胆学会武功后竟然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眼看周铁胆如此堕落,周大人绝望之下,用自己的性命委托白四方把儿子送去官府,总比让他继续害人好!

当初周大人托的镖,就是他的儿子,周铁胆这个大活人啊!

从此以后,江湖上感念白四方的仗义,即使他不在队中,四方镖局也再没有失过一次镖。


Media contact: Tim Ellsworth, news@uu.edu, 731-661-5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