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Union University

News Releases

456gv首页 _走进雾灵山

我性格外向,喜欢以最大的热情拥抱生命。我向往自由,喜欢过无拘无束的生活,我热情奔放,渴望沉醉于自己的青春之中。于是当有一天我看到 有关大学生物系的介绍上写着:有多次野外考察的机会。我激动地跳了起来, 我突然明白:生物系,这早已是我一直的向往,高考志愿表上我毅然地填上 了××大学生物系作为我的第一志愿。

如愿的我考入了生物系,实现了自己的的理想,在校园里我总听到师哥 师姐谈起上山下海野外实习的故事,思绪不由得也跟着飞到了那里,我数着日子盼望上山实习的那一天。

第二学期,我的记时器进入了倒记时阶段。6 月 17 日,离出发还有一天, 我激动兴奋地做好了实习前一切准备,老师说山上有毒蛇,我带上了蛇药, 老师说山上有吸血的虫子,我带上了风油精,老师说山上温度很低,我带上 了毛衣。该带的都带了,一切就绪后我无所适从,满心期盼的等待着太阳公 公快点从东方爬出来。

出发的那天清晨,大家都抱着大包小包,旅途中我们大呼小叫,一路欢 声笑语,心中充满了探险者的豪情,又有一种旅游者的惬意。我的心就像自 由的小鸟,早就飞到了那方朝思暮想的土地,眼前也仿佛浮现出了巍巍群山。

经过一天的颠簸,终于到了梦中想象的地方。这时是 6 月中旬,北京早 已是浮躁的炎夏,而在这里我却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春的清爽和炫烂,到处山花烂漫,群山中雾气缭绕仿佛人间仙境,心中不由一阵窃喜,有如皇帝来 到了避暑山庄。但走进寝宫,却着实让寡人大惊失色,地板没有宫殿的富丽, 是湿的,用手摸摸被子,潮的,坐在潮湿的褥子上抬起头,上床的床板上竟 布满一层绿毛,当下心也凉了。但当晚那顿西红柿炒鸡蛋以及稠粥一般的大 米饭令肌肠辘辘的我们大吃一顿后,诚然是甜的无味,却是暖的心醉。

以后的日子,每天都在跋涉中度过,清早 6 点伴着“十五的月亮”的歌 声集合吃饭,看看每人的形象,个个脚上穿着高腰鞋,腿打硬绑腿,身着七 彩衣,手拄打蛇棍,头上还顶着遮阳帽。这里早晚凉,中午热,在这儿真有 种早穿皮袄午穿纱的感觉,午后的太阳把我露在遮阳帽外的耳朵晒掉了一层皮。到雾灵山来旅游的人,总会好奇地看着我们,有的还说:“这帮孩子干 什么的,怎么这身打扮?”而我们根本不以为然,心里充满了骄傲,甚至说: “你们小心点,山上有蛇,你们不打绑腿小心让毒蛇咬了。”一个带眼镜的 矮个青年听了不以为然地扶扶眼镜,“别吓唬人。”“吓你干什么,昨天我 们还打死了一条小腹蛇呢!可毒呢!”他听了腾一下跳起来,把挽上去的裤 腿放了下来,还忙说:“把你的绑腿给我吧!”看着他那副样子,大家笑了, 山谷中回荡着我们的笑声。

在跋涉中我们跟着老师认识了几十种植物。“老师,您看这是什么?” “噢,这叫缬草,是败酱科的。”“败酱!好奇怪的名字呀!”“大家过来”。 老师折断一个植物的茎把我们召集到他身边,“哎哟,什么味呀,好臭”, 大家都捂着鼻子,老师脸上露出一丝笑:“记住,这种臭味是党参,这种味 儿,你们闻一回这辈子也忘不掉了。”在山上我们挖参,找灵芝,真有一种 李时珍采草药的感觉。下山的时候人人灰头土脸,衣服上沾满了泥土,可我 们却自得其乐,再也不必为坐在不干净的地方把衣服弄脏而烦恼,在这里我们席地而坐、管它干净不干净。心底是前所未有的轻松惬意。这是我们早就渴望的一种消遥,早就期盼的一份飘逸。领头的老师看着我们疲惫的样子戏谑地说:“我带的一群兵都是‘败将科’的”,“哈哈哈??”大家开心地 笑了,疲惫仿佛也随着笑声一同释放了,望着山下蚂蚁般大小的营地,心中升起一种自豪感,我们竟能赤手空拳爬到几千米的高峰,多伟大呀!

吃饭时的场面令我难忘。10 个人吃一盆菜不必拘谨,想吃多少就吃多 少,大家围坐一团边吃边聊,有时笑得喷饮,有时抱着粥碗开怀畅饮。说不完的故事,谈不尽的话题,好玩的事令大家捧腹大笑,那笑声久久在广阔的 天宇间传荡。

每天伴着朝霞出发,向着广阔的天空挺进,爬着陡峭的山路,有时手脚同时着地,似乎真要拥抱大地,脚印是我唯一的语言。虽然我步履蹒跚,但我相信我的每一步都迈向太阳,迈向胜利!难忘啊,难忘,难忘百草洼的遥 不知边,二十八盘的崎岖蜿蜒,瘦马脊的烟雾婆娑;龙潭瀑布的银链飞天, 难忘满坡的炫烂,姹紫嫣红,争芳斗艳,更难忘雾灵顶峰的巍娥。虽然我并不挺拔高大,但我人在险峰却有一种拔地而起的自豪!我感到没有任何东西 能够羁绊我,我是属于这片天空的,我感激大自然的造化,感激她无以伦比 的匠心独具,她一双巧手造出那白似雪,红似火的朵朵云霞,望着它们我有 一种揽之入怀的冲动,我多希望用自己的双臂去拥抱这美丽的大自然。

在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城市的污浊,有的只有宁静广阔,清新 多彩。在这里,我们狂跳的心情得到静思的无限,燥动的心曲得到实在的呯 然。在这里我仿佛得到了沉淀,心静如水,尽情吮吸着大自然的气味,把酒邀月后我幻想着沉睡在美丽的天国,沉醉不知归路,因为,在爱和美的面前 我是一个永远的歌者!决不会有高处不胜寒的悲凉,反而有一种融我于空的 冲动!我深信,这种美丽会永远定格在我内心深处,会让我时时于体味中再 体味!

每天采集标本、寻找没人走过的小路,因为我们深信完美的花朵静静地 开,于是无数次的打探蛇的踪迹,心里默念:求求你,离我远点,走出一小 步,一小步,穿过荆棘,趟小溪,爬大坡,说句心里话实在不容易。累得汗 流夹背,呼哧带喘,腰酸腿疼,神经紧张,但却有收获菲然的乐趣,有如获至宝的欣喜??于是每天下山时相互挽扶、相互鼓励,几根棍子连着一串人, 一路歇息,一路采撷??回到营地又会有一连串反应:查《植物志》给植物 定名,压制、晒纸、换纸、翻标本??全套工作在 10 个人的手下重复,在 10 个人的监督下完成。

在山上我们捧着天然的冰块你一口我一口地大嚼,仿佛吃雪糕一般香 甜。捧起一捧山泉流在口里,甜在心间。

好美,好美,临别的时候我忍不住反复回首遥望那云雾缭绕的巍巍群山。 啊!雾灵山,希望能再次融于你的怀抱!


Media contact: Tim Ellsworth, news@uu.edu, 731-661-5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