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Union University

News Releases

WWW.NIUNIUSE.COM _那个曾经牺牲自己,搞笑全班的逗比老同学,你现在还好吗?

上学悠闲还是上班更自在,都经历过的人肯定会毫无疑问的选择前者。十年寒窗,磨砺心志,揽取知识,也让我们结交了班级上形形色色的同学。

爱打架的,爱骂人的,低头不语的,闷声学习的,幽默逗趣的,每个班级上都被这些类型的奇葩怪人充斥着求学中的酸甜苦辣。

除了学习拔尖,和暗恋许久不敢向对方表白的人以外,最让大家印象深刻的就是那群风趣幽默,时不时引得全班同学笑的前仰后合的“逗比”同学了。

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他们就是乏味,苦涩生活中的兴奋剂。在你开心的时候能让你顺着这股子兴奋劲笑出眼泪,笑的忘乎所以;在你不开心的时候,看见他们一个挤眉弄眼的动作,随口一句电影里也很难听到的经典搞笑语录,就能把你从濒临绝境的情绪中拉出来,他们是负面情绪,消极行为最强大的敌人,没有刻意,只是身上那股唯开心至上的幽默气息足以抹杀掉掉周围一切吹不散的阴霾

记得我上初中,高中还是大学,身边都有这么一个看似不起眼,实则重要至极的搞笑角色。以一个外人眼光来看,你甚至想不透,同样都是长着一个鼻子俩眼睛,靠双脚走路的人,他的一天怎么就那么快活,还给身边的人带来这种不笑都不行的活跃氛围。

每次大笑又恢复平静之后,一股莫名其妙的嫉妒之心油然而生。他能恰如时机的给大家带来欢声笑语不假,可凭什么我们就是那些应该被灌溉幽默,矫正心情的“落魄之人”。时间长了反倒形成一种戒不掉的依赖,放假了,回家了,有一天听不见他说话就觉得心里别扭,心里有一处除了他,谁也解不开的死结纠缠。

后来,我也把这种说不清楚的怪异想法表达给其他的几个同学,他们也表示和我一样,更有甚者还没毕业,就提前忧愁着以后各奔东西之后,一年都见不了几次面的时候该怎么办?除了包含一层难舍难分的同学情谊之外,还有一层无法言说,不可触碰的私交面纱。

那个曾经牺牲自己,搞笑全班的逗比老同学,你现在还好吗?

毕业之后,正如那个为各奔东西陷入无限沮丧的同学所说。从此我们天各一方,有的在大城市奔波劳碌,怀揣着遥不可及的梦想;有的在小城市坚挺奋斗,每天也在为当初闭口不谈的柴米油盐伤透脑筋。

刚开始互相道别,酷似失恋一般痛苦的滋味挥之不去。劳累一天之后,仰躺在不足10平米的出租房里,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肆意发酵。陌生的城市,生疏的工作环境,理不顺的职场关系,这些不愿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崭新生活迫切使自己回忆过去,回忆刚刚离别时的场景。

毕业初期那会,我们组建一个微信聊天群。名字粗暴又直接——逗比同学们

劳累了一天的工作,一有间隙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互相倾诉自己惨不忍睹的现状:同事多半都是一言不发的冷峻僵尸脸,食堂的饭菜难吃还贵,地铁上的人怎么就那么多,昨天刚发的工资,还没在手里捂热乎,当晚就转给了中介交房租......

总之你听,没有一个人报喜不报忧。那个时候的群不再意味着整天无所事事的闲谈扯淡,你有什么不爽,不开心,看不惯的事儿都可以一股脑的倾倒进去。就好像一个专门为你精心准备的超大号无底洞垃圾桶,永远也装不满消极情绪上的垃圾。至于是否得到回应,及时解决,就是另一回事了。

当我们把消除消极情绪的众望全部压在那个风趣搞笑“逗比”同学身上的时候,才发现他在群里的发言日益减少。这个过程开始之前,是没有任何感知的,就像一个活蹦乱跳的人站在你面前,你永远都不相信几天后他因一些意外离开了人世。例子举的有些极端,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那个曾经牺牲自己,搞笑全班的逗比老同学,你现在还好吗?

同样我也没有发现,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在群里交流的话语越来越少。在不知所以的忙活一段时间之后享受闲暇时间,我发现我们沟通的次数居然也在不知不觉中飞速下降。看着最后一句“抱怨”已经是几个月以前的聊天记录。从此,这个群里再也没有了我们当初的那种互相倾诉的盛况场面。

看着那个无数次给我带来快乐的老同学的头像,我无数次想点开他的列表,私发一句“在吗”,内心也经历过无数次挣扎以后选择关闭聊天界面,把手机扔在一边。

是因为我们长大了,见得世面多了,交集少了,思想发生了变化,越来越成熟?我想应该都有吧,上学时的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短暂令人难忘。那个时候除了学习,没有任何一件事儿是重要的,顺便谈个恋爱?可我又不懂得怎么讨女生欢心。

而今,我们已不再是那个满脸青涩,意气风发,壮志凌云的热血青年。身边接触的人和事都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再做决定, 如果当场找不到好的回复言辞,宁愿微微一笑,继续保持沉默,我也是突然才发现,以前那个自称社畜界话痨的我早就随着流逝的岁月消失不见。

那个带给我3年快乐的老同学,他是不是也经受过社会环境的洗礼,职场的磨练,成年人交往的规则磨平幽默的棱角。

琐碎复杂的工作套牢我的身躯和思想,除了有一个想躺在床上睡到天昏地暗的奢侈想法以外,我现在更希望有一天,我们几个老同学,还是从前在学校那样的青春面貌,还是傻楞到一言不合就互怼的荒唐说笑。那个喜欢在活跃氛围上出尽风头的逗比老同学,那就让他尽情展现他那副憨态可掬的洋相吧,我们不在意。啤酒还是当年2块钱一罐的廉价啤酒,它是酒精勾兑还是纯粮食花酿造的,鬼才管呢,我们要的是酒精在身体里持续发挥酒效的那股子舒坦。

那个曾经牺牲自己,搞笑全班的逗比老同学,你现在还好吗?

谈论的话题,由远及近。先从上学那会儿桌子上一圈人的糗事开始讨论,把每个人当初出的丑都算作酒桌上的下酒菜,一大口倒进嘴里,然后一起哈哈大笑。

我更多的是想知道,老同学最近过的好不好,工作忙不忙,马上奔三了,该找个对象成家。心里有什么说不出的烦心事儿,推心置腹,抱头痛哭,这才是我们现在应该有的样子吧。

那个把前二十几年的笑点包袱统统都甩到我们身上的老同学,这次你负责笑,我想用我僵硬的肢体和毫不幽默的粗字烂句逗你笑。然后你也要学着我们的滑稽模样拍手称赞,笑到腮帮抽搐。

把你逗笑是假的,但我想你了是真的。

老同学,

你,

你们,

现在还好吗?


Media contact: Tim Ellsworth, news@uu.edu, 731-661-5215